2020高考今将全部落幕 这份“考后提醒”请收好!

9日,全国大部分省份的高考已正式结束,北京、天津、浙江、海南、山东5省份也将在10日结束全部考试,这意味着2020年全国高考将落下帷幕。 截至9日傍晚,全国已经有包括北京、上海、山东、湖北、吉林、青海、湖南、甘肃、重庆、江西、四川等在内的至少20余省份公布了查分时间,主要集中在7月23日至26日之间。 例如,江西、广西、湖北、甘肃、四川、内蒙古、上海等省份的查分时间都在7月23日;青海、北京、河南为7月25日;吉林、山东、天津为7月26日。 另外,还有一些省份给出的是大致时间范围,例如,湖南成绩公布时间为7月25日前;河北、云南两省份的公布时间都是7月23日左右;福建为7月24日左右。 成绩公布之后,紧接着就是填报志愿,各地在时间上也有所不同。 北京规定,7月27日至7月31日,统考考生可填报本科志愿,8月上旬开始录取。 湖南的考生填报志愿时间为:本科提前批志愿(含该批的国家专项计划)7月26日至27日填报,其他批次志愿7月26日至8月1日填报。 甘肃高考志愿填报分两次进行,第一次志愿填报时间为:7月25日20:00至27日20:00;第二次志愿填报时间为:9月4日20:00至6日14:00。7月8日,福建福州屏东中学考点,高考考生在考试结束后轻松走出考场。 吕明 摄 各地紧盯招录纪律,严防冒名顶替行为 除了考试成绩,今年,招录纪律的部署强调备受关注。 早在高考之前,教育部已经明确提出,将加大对违规招生的监督检查力度,坚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零容忍。 教育部强调,要认真开展新生入学复查,对弄虚作假、考试舞弊,骗取加分资格或企图冒名顶替的新生,坚决取消其入学资格并严肃处理;报到入学的取消其学籍,不予新生学籍电子注册;同时配合公安、纪检监察等部门一查到底,依法依纪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 另外,近日,教育部统一公布了教育部以及全国31个省(区、市)教育行政部门和招生考试机构2020年的高考举报电话。教育部及各省(区、市)将会同有关部门根据举报线索第一时间核查处理,坚决维护高考公平公正。 在地方层面,各地也将“冒名顶替”等行为列入今年的严打黑名单。 例如,山东此前已经明确强调,要加强考试、录取、入学等环节管理,坚决防范高考冒名顶替行为;广东也明确,要严格学生户籍学籍的核查核验,严防冒名顶替高考移民行为。7月8日下午,广西南宁二中新民校区考点,高考英语科目考试结束后,老师与考生在考场外合影留念。 中新社记者 陈冠言 摄 遏制“高考状元”炒作之风 近年来,教育部门一直在遏制“高考状元”炒作之风,今年,各地仍将严格执行这一政策。 例如,早在2019年12月,浙江省教育厅等14个部门联合发布了《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 《方案》规定,中学生个人考试成绩及位次允许家长获知,学校不得以任何方式在校内外公开发布学生考试成绩和排名;不得举行或变相举行过分强化应试教育的中考、高考“誓师大会”,不得发布或以家委会等名义发布中考、高考“喜报”,不得标榜或变相标榜“学霸”和中考、高考“状元”。 今年1月,河南省印发《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完善对学校和教师的考核激励办法,严禁炒作升学率和高考状元。 在安徽,今年5月,安徽印发《安徽省深化基础教育改革全面提高育人质量行动计划》,其中就明确提出要转变教育理念,严禁炒作升学率和中考、高考状元。7月8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高考考点,考生结束考试后收到来自家长的鲜花。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这些诈骗陷阱要提防! 每年高考,总会有些不良机构或不法分子趁高考寻找诈骗机会,对此,近期公安机关也总结出了一些典型诈骗陷阱,提醒广大考生和家长谨防上当。 陷阱1:山寨查分“钓鱼”网站 高考成绩公布后,一些钓鱼网站鱼目混珠,伪装成高考成绩查询界面并在搜索引擎和论坛上推广,从而入侵电脑,盗取考生手机号、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资料,进而盗取考生的网络支付账号实施诈骗。 警方提醒:考生和家长在登录高考相关及高校、教育部门网站时,一定要有鉴别真伪的意识。查询信息时,要通过官网认证的链接或学校、教育部门官方发布的网址进入,转账汇款时要通过多种途径核实账号真伪。 陷阱2:虚假信息招生诈骗 诈骗分子谎称自己是某校招生代理人员或与高校领导有“特殊关系”,吹嘘自己可以拿到“内部指标”,索取指标费。对此,警方提示,现在都是阳光招生,这类谎称交钱就可上学的骗子基本上拿了钱就消失了! 陷阱3:借发放助学补贴诈骗 诈骗分子谎称是教育部门的人,要给贫困高考生发放几千元的助学补贴,而后电话诱骗学生或家长去ATM机前操作,再将卡内的钱全部转走,实施诈骗。 为了不让骗子趁高考觅得诈骗机会,警方提醒广大考生和家长,面对各种高考信息,要多留心,多留意;不轻信陌生人发来的“内部招生”“提前查分”“发放助学金”等诈骗信息;恶意链接不要点,不明软件和APP不要轻易选择下载。(完)

首次公开问题股东名单后更需严查

严查违法违规股东 在银保监会首次曝光的38家严重违法违规股东中,违规表现集中在六个方面:一是违规开展关联交易或谋取不当利益;二是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材料;三是关联股东持股超一定比例未经行政许可;四是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五是单一股东持股超过监管比例限制;六是实际控制人存在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 股东违法违规的情形远不止于此。金融律师张远忠说,金融机构基于其特殊性,对股东的要求相比其他一般公司的股东要严格得多。任何不符合规定的股东,都属于违法违规股东。 保险法、商业银行法等法律,以及银保监会出台的《商行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及《信托公司股权管理规定》等部门规章,均对公司股东的出资、任职资格资质等作了明确规定。依这些规定,违法违规股东的情形还有: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股东资质不符合监管要求;以非自有资金入股;存在股权代持、超比例或超家数持有银行股权等情形;股权登记、质押、关联交易等股权事务管理不符合监管要求;滥用股东权利;未按照穿透原则尽职认定关联方;存在利用关联交易或内部交易向股东和其他关系人进行利益输送等。其中尤以关联交易、超比例持股危害最大。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银行保险机构若大股东存在关联交易,他们不仅违法违规无人敢言,甚至可以将公司当作“提款机”,套取挪用公司资金,这对公司危害巨大。这种现象往往存在于“一股独大”的公司。比如被接管的包商银行、安邦保险集团。 据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包商银行的大股东是明天集团,该集团合计持有包商银行89%的股权,由于包商银行的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形成逾期,长期难以归还,导致包商银行出现严重的信用危机,触发了法定的接管条件被依法接管。 在银保监会日前曝光的38个违法违规股东名单中,包商银行的第二大股东,包头市大安投资公司,第三大股东,包头市精工科技公司,均榜上有名。 整治银行保险乱象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系主任贺力平教授说,银行保险机构外部性强、财务杠杆率高、信息不对称严重等特征,不同于一般工商企业,因此无论是银保监会还是央行,都很重视对股东的监管。 据贺力平分析,过去银行、非银、保险公司等股东,都是由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机构承担,但随着金融市场的对内对外开放,尤其是民营银行的发展,大量的具有一定资金实力的合法机构都入股投资,拿到了非常宝贵的金融牌照。如果其中存在一些失格股东、虚假出资,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安全无疑会构成威胁。 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银保监会加大了对股权的整治。近日银保监会开展整治乱象“回头看”工作,在查看重点中,强调要查看股权与公司治理。除对股东进行查看,还涉及公司治理层面,比如公司章程的制定、内部控制制度,公司激励制度等内容。 据张远忠观察,监管部门一直高度关注银行及非银机构股东及公司治理问题。例如,1998年6月,央行果断对出现严重问题的海南发展银行直接关闭清算,比对包商银行的接管更严厉。2017年,银保监会开展整治银行保险市场乱象工作。2018年,银保监会相继出台《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和《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2020年初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规定》。 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刘俊海说,银保监会此次大规模、全方位、大尺度公布严重违法违规股东名单,是第一次,意义重大。这是银保监会监管方式的创新,有助于推进监管透明度,提升监管效能,有利于社会公众监督,也警示打算未来潜在的投资者及现在的股东,必须端正入股动机,真心实意把银行保险机构搞好,而不能利用股东地位谋取不当利益;必须严格依法依规参与公司治理,而不能非法干预公司经营。 刘俊海认为,公开曝光只是加强监管的第一步,银保监会应对每一个严重违法违规的股东逐一审查,审查其背后是否存在犯罪行为,对于涉黑涉恶的股东一定要及时剔除其股东资格,及时移送司法机关。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要做到“三管齐下”。一是压实机构的股东股权管理主体责任。督促银行保险机构优选投资者,加强股东资质和入股资金审查,建立和完善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管理制度,落实股权事务管理责任。二是加强股东教育和行为约束,强化股东的守法意识、诚信意识、责任意识,督促其依法依规行使股东权利、担当股东责任。三是提高股东股权监管水平。加强股东和资金来源的穿透监管,确保股东资质和资金来源合法合规。规范股权质押、股份转让等行为,完善关联交易监管制度,并督促银行保险机构及时弥补公司治理漏洞和短板,防止股东不当干预机构正常经营。 贺力平认为,监管部门还要做到动态监管。投资者最初入股银保机构时,可能是符合监管要求的,但往往是在真正参与公司运作时,从无过错沦为严重失格。 刘俊海说,关键还在于如何大力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作为监管部门,一方面要通过制度约束,帮助银保企业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另一方面要用好用足监管工具,严格市场准入,加大行政处罚力度,认真选用有资格有能力有担当有底线的股东,成为银保机构的中坚力量,特别要加强对控股股东的监管。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