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长》刷屏:“四川8633,收到请回答!”

刘传健试图拉副驾回来,但根本够不到,而飞机正在急速下降:“我当时一个想的就是把飞机状态控制好,不要让飞机掉下去。”他发现操纵杆还能用,顿时有了信心。 此时,机长需要尽快降低航班到有氧气并且温度适宜的飞行高度,但下方就是青藏高原,飞机必须在7000多米的高度上继续飞行,直到飞出群山后才能再次下降。 在“破了一个大洞”的驾驶室内,飞行控制组件面板被吹翻,许多设备出现了故障。时速八九百公里,巨大的风噪让无线电指令难以被听见;狂风、噪音、低温、缺氧,刘传健的每一个操作都异常艰难,又必须非常谨慎。 来源:视频截图 7:11时左右,3U8633航班下降到7200米高度,刘传健完全凭借目视和驾驶经验飞行,靠毅力在掌握方向杆,让飞机进入到相对平稳的状态。 在客舱的第二机长梁鹏赶来,把氧气面罩给机长和副驾驶带好,向塔台报告飞机情况。从20℃的室温突降到零下40℃,刘传健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梁鹏就为他抚摸胳膊取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