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过后 浙江临安山区河道冒出很多“石蛋”

6月中旬那一场持续了多天的暴雨对临安湍口镇的部分人来说意义非常——这里出现了数以千计的“石蛋”。 最早发现这些“石蛋”的人是胡茂华。他是个近乎痴迷的奇石爱好者,只要一有空,就会在山上转悠或者到河道里寻找,发现形状奇特、石质好、颜色有特点的石头,他就会捡回家来。年复一年,他慢慢囤了近万块各类本地奇石。他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湍口这种形状超过太湖石、质地不输灵璧石、石纹赛过黄河石的湍口乌石,便在湍口镇开了一家奇石馆——不夸张地说,他对石头的了解和爱好胜过了一切。 “以前的年份里偶尔也能捡到一两颗,这次发了大水,小溪里突然就出现了很多。”胡茂华记得6月21日那天来到这条容易捡到奇石的小溪时,有些惊讶——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下方,他发现了一块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沙地,沙地上竟然出现了三四十颗这样的石头:大部分呈圆形或扁状椭圆形,少量为断裂的无规则形状。 “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好像这些石头聚在一起开会。”胡茂华捡了一小袋形状比较好的。随后他又发现,以这个地方为中心,河道上下游共300米左右的范围内都能见到这种石头,褐色、红色、黑色、深绿色都有,大如鸡蛋,小如花生米。 胡茂华在河边捡到手感很重的圆形、光滑、多彩“石蛋”的消息,在湍口镇几个喜欢石头的人中传开,更多人拿着小锄头、小布袋去那条小溪寻找。“捡到‘石蛋’的人少,因为大家都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村民们说,还有人把这种石头特意拿到杭州某中学的天文爱好小组请老师看,得到的答复是:可能是陨石。 6月27日,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胡茂华,并在他的帮助下进入发现“陨石”的核心河道,前后大约走访了1.5公里河道,总耗时约4小时。 所发现的“石蛋”的直径在2~5厘米之间;颜色比较多样,褐色、黑色、黄色多见;手感明显比普通石头要沉;大部分呈规则的圆形或扁圆形;“石蛋”多出现在黄土层断面上,偶尔能见到嵌在巨大的石头中。 除了这些规律,还有几点让人疑惑。表面上,能看到石头表层的铁锈,但实际上这种石头并不能被磁铁吸附;“石蛋”能在重击下被砸开,除了外部一层约2~4毫米的外壳,内部的颜色非常单纯:银白色——也有村民一直在猜测,这种石头可能不是陨石,而是存在于大自然中的天然银块。 专家初步判断 奇怪石蛋是黄铁矿石 村民的争议还在进行,捡石头的队伍也还在行进中。天然银锭的说法还没有被求证,另一种说法又出来了—— 在临安昌化开挖机的陈剑涛前后捡到了9个“石蛋”,他敲开了其中的两块——和银白色纯色完全不同,他的石头内部只有一种颜色:金黄色。 于是,更多的猜测弥漫开来,河道中捡到的石蛋可能是黄金的说法又被传开。 它到底是什么?几经辗转,钱报记者找到省内相关专家。 专家研判后的初步判断是:敲开金色的可能是黄铁矿,黑色卵形的可能是铅矿石。专家首先排除了天然黄金的说法,因为浙江的金矿石一般来说是无法通过肉眼分辨出来的。另外,这种“铁”也是“没用”的,需要磁铁矿、赤铁矿才有冶炼价值。专家说,当然这也只是个初步判断,具体的还需要切光片才能鉴定。 如果是黄铁矿,那么主要成分是铁和硫。它的分布广泛,在很多矿石和岩石中包括煤中都可以见到它们的影子。一般为黄铜色立方体样子。黄铁矿风化后会变成褐铁矿或黄钾铁矾。 所以,它和陨石没有关系。不过,根据记载,这种石头有药用价值:黄铁矿(砸碎或煅用)别名石髓铅,能散瘀止痛,接骨疗伤。 (感谢胡凌溪先生提供线索)

最“懒”的国家: 资源丰富却没人愿意工作,吃喝全靠救济!

小学生都知道“勤劳致富”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不劳而获”是不长久的,然而地球上就有这么一个国家,民众谈不上勤劳,甚至可以说懒到了极致,懒出了新境界,你听说过吗?

据报道,该国家就是托克劳,别名托克劳群岛,是世界上最小的群岛,地处太平洋南部,由三个珊瑚岛组成面积仅12.2平方公里的国家,居住着1466个岛民。

不得不说托克劳人真的很懒,托克劳与大海相邻,明明可以与大海相伴而生,却从来不会利用海资源,几乎每个人都是在家吃喝睡,拉拉家长里短,似乎这样的生活已然成为一种习惯,“全球最懒国家”的称号也是实至名归。

早在1889年,托克劳成为英国保护地,1948年主权交由新西兰管理,在1994年实行自治后,成为新西兰的自治群岛,不过依然,地瘠民贫,资源匮乏,主要经济来源靠出口椰干、邮票、纪念币和手工艺品以及捕捞许可费。

说到捕捞许可费,其他国家只要交点捕鱼许可费和税,就可以随便捕捞这里的海产品,而托克劳岛民却没有一点自主捕鱼的意识,就算新西兰援助船和燃料,他们依然不予以利用,比起出海捕鱼,他们宁愿守着渔网等鱼儿自己送上门。

每年托克劳的预算支出都远远超出税收,新西兰作为托管国也是苦不堪言,每年的援助费用至少640万美元,此外,还有世界上多方的机构也在提供援助行为,或许这样的行为间接助长了托克劳人的惰性吧。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托克劳周边都是大海,如此丰富的海资源,加上新西兰的援助,完全可以发展出一条致富之路,而这个堕落的国家却已经让人们无力吐槽!

在2006到2007年的两次公投中,托克劳岛民对自己的国家失去了信心,果断选择放弃独立,最终两度独立公投均以失败告终!或许“不独立不工作,反正有人给钱”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针对这样“懒”的国家,小伙伴们有什么想说的呢?

俄罗斯一美女拥有一双133厘米大腿,为找不到男友而犯愁!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看到的大高个子通常是一些男性,比如我国的前篮球健将姚明,还有身高2.36米的鲍喜顺,也正因为他们的身高高于一般人,因而被称为“巨人”,但却很少有人关注到女性中的“女巨人”。

据报道,29岁的叶卡捷琳娜.利辛娜是一位来自俄罗斯奔萨州的姑娘,她的身高高达2.05米,成为俄罗斯当之无愧的“女巨人”,就算在一众大长腿的模特界,她那133厘米的腿长仍旧无人可比,同时她也凭借着身高和大长腿双双打破吉利斯世界记录。

只要在她出现的地方,无论是逛街或者是参加活动,她总能最先吸引到人们的眼球,而在空闲之余,也会有许多人围过来找她合影留念。

但个子高也有个子高的烦恼,大家都知道,很多衣服裤子鞋都是普通尺码,就算有加大也不多,而且一般也没有如此加大的尺码,对于叶卡捷琳娜.利辛娜来说,如何买到适合自己的衣裳是一件很困扰的事情,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定制,就算逛街时看到再钟意的衣服,也只能忍痛割爱。

除了生活上有些不方便,在情感上同样会有阻碍,这样的身高对于大多数男孩子来说非常有压力,而且不是一点点!幸运的是,她在15岁签订了职业合同,之后还加入了篮球队,因此常常与高个子同性异性交往,朋友圈比之前更开阔,而且大家身高也普遍偏高,与异性接触的机会也逐渐增多,追求者自然而然多了起来,她自己的生活也更丰富起来,据悉,她曾在北京奥运会中代表国家斩获铜牌,但在结束体育生涯后进军了模特界,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身高优势。

怎么样,小伙伴们,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位“女巨人”,你的生活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北京今天阵风7级 天气多云间晴为主

中国天气网讯 今天白天,北京天气多云间晴为主。北京市气象台发布的大风蓝色预警仍在生效中,预计今天白天阵风在7级左右,天气炎热干燥。今起三天,北京依旧是晴晒炙烤模式,注意防晒补水。 昨天16时30分,北京市气象台发布了大风蓝色预警信号,目前仍在生效中。今晨,北京阳光透过云层“露脸”。 北京市气象台预计,今天白天北京北风二级转四级左右,阵风七级左右,天气多云间晴为主,早晨东部有阵雨,但量级不大。总的来看,北京今天炎热干燥,最高气温在35℃左右,风力加大,请注意防风防晒。 30日白天,北京天气多云转晴,风力依旧不小,偏北风,3、4级,最高气温32℃,干燥炎热仍是天气主旋律。 7月1日,北京风力逐渐减弱,北转南风,2、3级,炎热依旧在线,晴间多云,最高气温34℃。 气象专家提醒,今起三天,北京都以晴天为主,阳光当道,天气干燥炎热,需要注意防晒补水;特别是今天,北京的阵风能达到7级左右,公众需注意用火安全。

星援APP被查 大批流量明星微博“人气”猛跌

曾经因“一亿转发”而震惊全网的明星蔡徐坤,在6月17日和18日发布的两条微博转发量均为20多万次。而他在6月10日之前发布的微博转发量和评论量基本超过100万。由于微博在今年年初将转发量显示最高设为“100万+”,实际其热门微博转发量曾超三千万次。去年8月2日,蔡徐坤发布的个人歌曲《Pull up》转发量破亿,而2018年上半年全国微博用户才3亿多人,相当于每3名用户就有1人听过这首歌曲,但实际上这首歌曲的传唱度远未及此。从数千万次转发到20余万次转发,蔡徐坤的微博转发量只剩下一个零头。 另一位曾凭借2012年的一条微博创造“一亿评论”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明星鹿晗,今年3月分享了一张与明星邓超的合影,转发量达到91万次;6月12日鹿晗再次发布一张与邓超、陈赫的合影,无论是照片中的人物与原创图文形式都与前者相似,但转发量骤降至11万次,比之前缩水近九成。 此外,在电视剧《我的真朋友》开播之际,作为主演的明星朱一龙发布带有剧照的微博,转发量显示为“100万+”;仅过了1个月,在电视剧收官之日,也就是“星援”APP被查后第四天,朱一龙再次发布有关该剧的图文内容,转发量降为21万次,缩水八成。此外,记者随机浏览杨幂、张艺兴、孟美岐等明星的微博,发现他们的微博转发量都有不同程度下降。 为偶像粉丝无奈“刷量” 流量的“断崖式”下降触目惊心,但背后数据造假的水分实际上还没有被挤干。 “由于软件都停用了,轮博工作很缺人。希望大家养成手动轮博的习惯,一人有五个号就可以了。”某流量小生的“数据站”由粉丝自发组成,管理者常发布微博,号召粉丝手动“轮博”为偶像增加热度。他们口中的“轮博”是指用多个微博小号不断手动转发明星微博,以此推高微博转发量。在“星援”APP被查后,不少粉丝转而通过手动转发偶像微博,以防偶像数据太“难看”。许多明星的粉丝后援会、数据站等会向粉丝传达“轮博”任务,更有大量粉丝自发“做任务”。 作为某少年组合的粉丝,刚考完试的小叶近来已废寝忘食地“轮博”好几天了。她每天需要转发上百条微博,而这样的强度在粉丝群体中很常见。“这几天连梦里都是‘轮博’,一直在想我在转发时应该说点什么。” 尽管以“星援”为代表的某些刷量APP被查,但仍有粉丝使用机器刷量的软件。记者前天看到有明星的“数据站”发布了刷量软件“魔饭生”的下载链接和使用教程,指导粉丝们完成每日“净化”任务,刷掉微博搜索中和偶像关联的负面词语。在另一个名为“星小班”的APP中,粉丝仍可以付费批量转发评论明星微博,对不利于偶像的微博内容“一键反黑”。 对流量数据的过分追求,甚至“唯流量”盛行,让追星一族在“星援”APP倒下后仍未放弃数据造假。“很多时候选秀节目、品牌方都是默许甚至催粉丝做出虚假流量数据的。粉丝不刷不砸钱,喜欢的选手就出不了道。”一名粉丝坦言,自己是被裹挟在这场“流量游戏”中的,“其他家粉丝都在刷,我们不刷怎么能行?” 造假饮鸩止渴却难杜绝 “根据我们监测到的全网明星刷量情况,自从6月中旬星援APP被查后,刷量行为有所收敛。”艾漫数据总裁曹永寿注意到,明星社交网络数据造假愈演愈烈。在他看来,“星援”APP被查,虽无法使流量造假行为消失,但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从事娱乐大数据“脱水”的曹永寿,深谙广告客户的心理。“他们渴望知道真相,即使某个明星看起来很火,也会觉得心里没底儿。”曹永寿打了一个比方,如果1万人各自注册10个账号,每个账号转发100遍,给人感觉似乎有1000万人在说话,但真实存在的只有1万人,“广告主关注的是能真正触达多少人,而不是明星发布的内容在社交平台上被转了多少次。”曹永寿介绍,数据公司可以通过发帖内容的雷同、频次时间等行为习惯、账号社交关系等维度判定数据的真实性。在将粉丝刷出的无效数据量去除后,最夸张的一位明星热度竟有98.37%是刷出来的。 “其实大家对流量有一个美丽的误会,粉丝希望广告主看到自己的偶像很火,因此努力刷量;广告主希望更多粉丝参与传播,默许这些行为;但流量不是越多越好,超出限度就会对各方造成伤害。”曹永寿直言,无关的粉丝圈外人如果看到某明星的信息次数过多,反而容易对其产生反感。粉丝刷量行为被曝光,也会对偶像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曹永寿认为,片面追求流量数据的惊人,无异于饮鸩止渴。“所谓的热度并不能为广告主带来真实购买,找到与品牌调性和消费群体匹配的明星才是正道。明星带来更好的作品,才能拥有生命力。”他期待行业规则不断完善,“造假行为过去有,现在有,将来可能还有,但如果造假者受到惩罚,商誉大打折扣,违规成本越来越高,行业就会走向良性循环。”